宋华“智慧供应链与金融”系列评论之二十:如何理解智慧供应链金融(一)|名家专栏

365bet手机版网址:2018-10-17 365bet体育在线平台: 9766 次
  伴随着供应链的智慧化,特别是信息通讯技术对供应链运营的变革推动,供应链金融活动也开始呈现出与信息通讯技术高度融合的趋势,并且使得供应链运营基础上的金融活动变得日益高效、智慧,产生了金融科技。这就需要探索智慧供应链金融的内涵。
  供应链金融的智慧化与供应链智慧化是相同的,都是因为现代信息通讯技术对于业务的再造而产生的高效过程。具有工具性、相互关联、智能化、自动化、整合性和创新性的融合性信息通讯技术,诸如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等;
  同时,推动了供应链运营和金融运营的变革,借助于综合性的信息、IT、流程自动化、分析技术,以及活动的整合创新,使得两个领域高度融合,产生了供应链以及金融活动的决策智能化、主体生态化、活动服务化及管理可视化,有效降低了产业活动以及金融活动中的信息不对称和道德风险问题,实现了用金融推动供应链生态发展,并借助于供应链运营,实现金融生态的拓展和增值过程。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副院长 宋华)
  需要指出的是,智慧供应链金融是金融科技(Fintech)的表现,金融科技由于处于发展过程中,目前尚无标准统一的界定,2016年3月全球金融治理的牵头机构——金融稳定理事会发布了《金融科技的描述与分析框架报告》,第一次在国际组织层面对金融科技做出了初步定义,即金融科技是指由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前沿技术带动金融创新,形成对金融市场、机构及金融服务产生重大影响的业务模式、技术应用以及流程和产品。
  目前,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对将金融科技分为支付结算、存贷款与资本筹集、投资管理、市场设施四类,而供应链金融涉及到支付结算以及借贷业务,因此,智慧供应链金融是金融科技的形态之一。
(智慧供应链金融内涵示意图)
  智慧供应链金融一个特质是融合性信息通讯技术在供应链金融中的全面运用,亦即各种功能迥异、但相互关联的信息通讯技术组织成一个体系,为供应链金融活动全面赋能。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供应链金融的演进发展应运而生。供应链金融主要是依托产业供应链运营,是一种集物流运作、商业运作和金融管理为一体的管理行为和过程,它将贸易中的买方、卖方、第三方物流,以及金融机构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实现了用供应链物流盘活资金、同时用资金拉动供应链物流的作用。
  为实现这一过程,就产生了不同类型和不同阶段的供应链金融运作。这种不同类型或阶段的供应链金融运作,可以从供应链及金融的结构特征、流程特征和信息特征加以区分。
  首先,在结构特征上,传统的供应链金融是金融机构主导的金融业务。换言之,供应链金融产品的设计、提供和管理都是商业银行或传统的金融机构,他们立足于核心企业的产业供应链及其信用,提供相应的供应链金融产品,诸如应收应付类业务(如保理、反向保理、反向采购、票据池融资等)、存货类业务(如仓单质押、存货融资等)、预付类业务(如保兑仓等)。在这一状态下,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并不直接参与到供应链运营过程中,充其量是产业供应链运营的参与者,即为供应链中的企业提供资金、管理资金风险。
  而到了产业龙头企业推动的供应链金融阶段(俗称供应链金融2.0阶段),供应链金融的结构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供应链金融服务的推动者是产业中的核心企业,他们基于自身的供应链体系,结合金融机构、上下游企业以及第三方服务机构,为自己的上游或下游提供资金融通服务(注意不是直接提供资金,而是媒介信息服务,为金融机构有效控制风险和提供资金提供桥梁和管理作用)。
  然而,随着产业核心企业主导的供应链金融的逐步发展,这种类型的供应链金融又显现出了相应的局限性,首先是并非所有企业都能够搭建供应链金融服务体系,这是因为只有具有较强的资源和管理能力,在自身供应链体系相对完善的基础上,才能够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而大多数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自身的供应链体系尚未建成,此时由其去推动供应链金融力不从心;
  其次,第二个阶段的供应链金融往往只能服务于核心企业的一级供应商或一级客户,无法实现供应链金融服务在多级供应链中的穿透,即为供应商的N级供应商,或客户的N级客户服务。
  也正是因为如此,供应链金融发展到了第三个阶段,即以网络平台为基础的供应链金融阶段(也称互联网供应链金融或供应链金融3.0阶段)。这一阶段所形成的结构不再是“链条”式的供应链,而是平台,尤其是以互联网为技术手段的虚拟产业集群,即产业生态与生态之间的协同与合作。
  这种合作结构既包括了上下游不同环节的垂直合作,也包括了同类环节之间横向合作,以及跨地区、跨行业的斜向合作,因此,供应链结构一方面趋向于松耦合,但另一方面,供应链金融的组织者又处于较高的中心度,整个供应链结构呈现高度组织化的网状结构。
  这种网络平台生态化的供应链金融带来了管理上的巨大挑战,一方面,参与主体非常广泛,不仅涉及到企业的直接上下游、金融机构和第三方,也涉及到其他直接或间接参与者;另一方面,各个主体之间的活动也千差万别,涉及到各种经营活动和金融行为。
  因此,如果没有良好的信息通讯技术的赋能和支撑,这种网络平台化的供应链金融难以为继,这也就是为什么供应链金融需要“智慧化”的原因之一。
  其次,从供应链金融流程特征看,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主导的供应链金融主要关注的是资金流,即借贷资金是否用于真实的贷款意图、借方能否安全归还资金和利息,至于供应链中的交易过程和物流过程,作为金融机构由于不直接参与到供应链活动中。因此,并不能真正把握交易和物流的细节,这也就是为什么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企业征信的基础主要是财务报表和抵质押的资产。
  而在供应链金融2.0阶段,供应链金融服务提供者主要是通过交易流和物流的把握来带动资金流,也就是在介入和管理买卖双方的交易过程以及物流运作过程的基础上,根据业务的特点和融资方在供应链运营中的地位和角色提供相应的资金融通服务。
  进入到网络平台的供应链金融阶段,由于网络的复杂性以及参与方的广泛性,作为供应链金融服务提供者无法直接介入到所有的交易环节和物流运作,因此,要降低网络化供应链金融中存在的巨大风险,就需要在供应链能力管理、需求管理、客户关系管理、采购与供应商关系管理、服务与分销管理以及财务资金管理方面具有强大的能力。
  这些能力的形成必然需要借助于综合性的现代信息通讯技术,以全方位地把握整个供应链网络中的状况。否则,任何环节、任何活动管理的缺失,都可能给金融活动带来巨大的风险。
  第三,在信息特征方面,不同阶段的供应链金融在信息的广泛度和纵深度方面也是有很大差异。在银行主导的供应链金融阶段,为了克服事前的信息不对称,金融机构主要关注的是财务信息和企业信用,而克服事中事后的信息不对称主要是抵押担保以及贷后风险控制。
  与之相反,在核心企业推动的供应链金融阶段,事前信息不对称的管理主要凭借的是交易信息和融资方的交易信用,并且通过让融资方嵌入到供应链运营过程,以及控制其行为的基础上降低事中事后的信息不对称。
  但进入到网络平台化的供应链金融阶段,事前事中事后信息的广度和深度都发生了变化,事前信息就不仅仅是直接的交易信息和交易信用,因为供应链金融服务者并不直接参与所有的供应链运营活动,因此,要想全面地了解融资方的状况,就需要借助于各类信息通讯技术要获取更为客观和广泛的信息,以刻画融资方及其利益相关者真实的交易信用和信息。
  同样,在事中和事后管理中,也需要获取和把握各参与方的行为数据、业务数据以及相应的资产数据,这些数据的获得、整合、分析和决策也都需要综合性的信息通讯技术的保障,只有通过这些信息通讯技术的支撑,才能增强供应链金融的说服效应(persuasiveeffect,即因为信息介入性提高使得资金借贷的意愿提升)和信息效应(informativeeffect,即因为信息获得性提高加速了企业之间的学习过程,并帮助贷方做出合理的投资决策),增大资金借贷的可能性。
  转自:德利得供应链服务
分享到:
×

微信扫一扫分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